<mark id="fHqOd"><span id="fHqOd"><section id="fHqOd"></section></span></mark>
  • <blockquote id="fHqOd"></blockquote><section id="fHqOd"><keygen id="fHqOd"></keygen></section>
    <noscript id="fHqOd"><style id="fHqOd"><datalist id="fHqOd"><label id="fHqOd"><style id="fHqOd"><section id="fHqOd"></section><noframes id="fHqOd">

  • <optgroup id="fHqOd"></optgroup><th id="fHqOd"><td id="fHqOd"><mark id="fHqOd"></mark><cite id="fHqOd"></cite></td></th>
    <param id="fHqOd"><meter id="fHqOd"><button id="fHqOd"></button></meter></param>
    新庆古诗网欢迎您:提供从先秦到现代诗词集锦赏析,包含古诗三百首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宋词精选 古诗十九首 全唐诗 全宋词 全元曲等!

    《房千里简介》

    房千里画像

    房千里[唐](约公元八四0年前后在世)字鹄举,河南人。生卒年均不详,约唐文宗开成末前后在世。太和初,(公元八二七年左右)登进士第。

    1人物简介

    游岭徼,有进士韦滂自南海致赵氏为千里妾。千里调官,西上京都,乃与赵氏别。赵氏极怅恋,千里乃抒诗寄情。过襄州遇许浑,乃以赵氏托之;胫,拟给以薪粟,而赵氏巳从韦秀才。因以诗报千里,有“为报西游减离恨,阮郎才去嫁刘郎”句。千里得诗,哀恸几绝。在京官国子博士。曾因罪谪端州后终高州刺史。千里以著传奇杨倡传(载太平广记)著名,又撰南方异物志一卷,投荒杂录一卷,《新唐书艺文志》并传于世。
    寄妾赵氏
    鸾凤分飞海树秋,忍听钟鼓越王楼。
    只应双月明君意,缓抚瑶琴送我愁。
    山远莫教霜泪袋,原来空寄八行幽。
    相如若返临邛市,画可朱轩万里游。

    2人物轶事

    ——面对女人变节房千里果然志千里
    河南人房千里,字鹄举,他的生卒年月,现在都无从知道了;我们仅知道他在文宗开成末年(840年)还在人世而已。
    在文宗大和初年(827年)就已考取进士的房千里,一年冬天去广东一带游玩。广袤的地理风物,大大增长了房千里的眼界;他还结交了许多朋友,其中一个名叫韦滂的进士,就是在此时跟他成为好友的。
    房那时虽已结婚,但由于只身在外,诸多事情显得颇不凑手。韦知道这种状况后,便托付他人把他自己的一个漂亮姬妾赵氏赠给了房。
    然而,此后不久的房因官职有所调动,必须赶快西上京城报到。由于这次授命不同于平时,见一时携带侍妾不便,房只得同他还算恩爱的赵氏暂作分别。而赵氏则显出极其眷恋的样子,甚至于惆怅不已。房见状,于心也很为不忍,便劝慰说:“你可以先在这里住下来;等我去京城报到后,一定立即派人来接你。而现在,只不过是我们暂时的分别而已,你用不着有所顾虑!钡允先匀徊豢戏攀,说要走也只能一起走。
    见此情景,无奈之下的房就写了一首诗安慰她,然后便携带着赵氏一起往京城方向进发了。但他毕竟知道官员在任职报到期间,是不能随意携带姬妾进京的。就在他们途经湖北襄州时,房恰好遇见了好友许浑,两人便极为高兴地把酒论诗,心情都极为畅快。赵氏也在一旁添酒夹菜,很是欢悦。酒后,房对许说起了自己目前的忧虑,许一听就笑道:“这很容易!现在您老兄只管把嫂夫人寄寓在我这里,生活方面的事情由我来料理好了;待您安顿下来,再来接人不迟!”房听了许这番梯己话,心里着实高兴,觉得许浑真够哥儿们,当即便决定了托付姬妾之事。
    一贯为友人之事极尽心力的诗人许浑,一天下午又过来给赵氏送吃喝等物品时,却惊异地发现,赵氏所住的房子里居然有一个他们早就认识的男人韦秀才!这不就明摆着赵氏另有新欢了么?房千里当初要赵氏在此地等候他来接取的意愿也就迅即落空了。想到这里,诗人许浑心里很难过,觉得自己对不起朋友似的,遂把这事的前因后果写信告诉了房。在信函里,许还特意附了一首诗来劝慰千里不要过于伤心。在诗里他有如下调侃句子说:
    五夜有心随暮雨,百年无节待秋霜……
    为报西游减离恨,阮郎才去嫁刘郎!
    诗中的阮郎和刘郎都是同路人,而且他们也都是好朋友;他们当年一同进山,一同遇见了仙女而各自成家。通过该诗,诗人许浑无非要说明那个见异思迁的赵氏,已经耐不住寂寞而跟别人好上了的丑恶事实。
    读罢许的信件和诗作,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侮辱的房很是伤心,以至于哭得昏天黑地,黑地昏天。他想到这下贱的赵氏居然就这样地背叛了自己的一份纯真感情,便越发地感到难受:罄,有朋友劝慰说:“其实,你没必要为这样的女人去要死要活的,不值得!”
    一语惊醒梦中人!振作起来了的房,此后在京城里任国子博士,专门教育着高等院校里的太学生,而且也赢取了很高的声誉。只是此后,他却因其他罪名被贬谪到了端州;接着他又到高州出任刺史。至于房千里后来所撰的传奇小说《杨倡传》,事实上,这姓杨的娼妓,不就是那个忙于嫁人的贱人赵氏的文学概括吗?!